首页  >     /   扶贫新闻   /  市县动态

市县动态

勠力同心摘穷帽——灵丘县奋力脱贫攻坚综述

来源:山西日报     日期:2018-07-02     浏览量:1464


独峪乡曲回寺村10万棒的黑木耳已经长出木耳;东河南镇下野窝村新栽植的300亩黄花长势喜人;赵北乡5个村、180余栋大棚蚂蚱成群成串地在大棚中“飞舞”;全县13个易地搬迁点全部紧锣密鼓地在赶工……革命老区灵丘在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的战场上,不论山区还是川面,战事正酣。
  作为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燕山——太行山”集中连片扶贫开发重点县的灵丘县,全县脱贫攻坚誓师大会后,全力推进六大工程,瞄准靶心,集中精力、集中火力,全力以赴、信心百倍向贫困宣战,力争年底摘掉贫困帽子。


全县上下一条心

  产业扶贫组、政策研究组、易地搬迁组、金融扶贫组、宣传报道组……走进灵丘县脱贫攻坚指挥中心,两层办公楼,用方格子醒目地分割为11个工作组。
  工作人员介绍,灵丘县率先成立的灵丘县脱贫攻坚指挥中心由县委书记任总指挥,县长任副总指挥。
  每个组成员都是从涉及扶贫的单位中抽调出来的精兵强将,四套班子领导分别担任各组组长或副组长。每个组分工明确,协调作战。上个月干了什么?这周要做什么?看看小黑板上的文字便一目了然。
  县脱贫攻坚指挥中心每周一雷打不动地召开例会。哪个组落下了步子,哪个组遇到了什么问题,下一步怎么去开展工作。例会上都要讲,县领导都要过问。
  “总开关拧紧了,劲儿就更足了!”县扶贫办主任赵优文如是说,“县委书记在全县扶贫攻坚工作大会上讲到,脱贫攻坚工作是重大的政治责任,是考验领导干部的重点考题,谁不把脱贫攻坚工作当回事,谁就是不合格的干部,是必须要问责的。”
  县与乡、乡与村层层签订目标责任书,实行脱贫攻坚“1+3”考核评比推进机制,“1”即建立一个脱贫攻坚联席会,“3”即实行月汇总分析、季点评通报、年度考核评比。
  同时进一步从组织、责任、帮扶、政策等多个方面细化实化,一方面,全面落实“双签”“双组长”责任制,在3月22日召开的全县决战决胜脱贫攻坚誓师大会上,与全县12个乡镇党委书记立下了“军令状”。另一方面,建立了县级领导主抓乡镇制度,12名县四套班子领导分别包联12个乡镇,集中精力抓脱贫。灵丘县出台了《全面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决战决胜脱贫攻坚行动方案》,八大工程二十项行动牵头部门分别对照户、村和县退出标准,制定了分项《行动计划》,形成了具体化、精细化、操作性较强的“1+N”脱贫攻坚政策措施体系,确保部门政策全面落实落细。
  全县从上到下,聚焦脱贫攻坚,所有工作向脱贫摘帽聚焦,所有资源向脱贫摘帽聚集,所有力量向脱贫摘帽聚拢,确保2018年全县整体脱贫。


干群勠力风帆扬

  “为贫困户办实事、解难题就是我们干部的责任。”去年春季,东河南镇在4个行政村组织设施了千亩露地蔬菜扶贫示范基地项目。可就在播种栽秧时,遇上了资金短缺的瓶颈。镇党委获悉后,8名党员干部立即作出决定:愿意作为“保人”,为菜农担保200万元贷款。千亩露地蔬菜扶贫示范基地项目顺利落地了。去年基地共产出蔬菜300多万斤,带动147户、372人,户均增收5000多元。
  “去年秋天忙,没来得及去卖土豆,结果过完年价格就跌下来了,要不是工作队帮忙,9000多斤土豆真就烂在家里了,是工作队帮了俺的忙!”两个月过去了,白崖峪村民李占山对驻村工作队驻村以来帮村里办的实事依旧交口称赞。
  领导干部勇作为,贫困户脱贫信心足,二者凝成了一股绳,没有办不成的事。
  为增强帮扶能力,去年以来,县组织部门先后组织了七期3800人次的三支队伍培训,全县182支驻村工作队、136名第一书记,活跃在田间地头,进出于贫困户的院落家中,扶智扶志,激发脱贫内生动力,出谋划策,寻找脱贫途径。
  “集体经济破零行动”和“农村本土人才回归工程”,全县255个行政村集体经济全部过万,经济能人和致富带头人进入贫困村“两委”班子比例达到60%以上。
  贫困户积极参与技能培训,务工有了一技之长,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该县与国内领先的O2O家政服务平台“阿姨帮”合作,通过“互联网+劳务输出”的模式,输送5批“灵丘阿姨”进京就业,人均月收入4000元以上,实现了就业一人、脱贫一户的目标。
  山村群众开始尝试接受新鲜事物,踊跃参与电商脱贫,70多种农副产品成功上线销售。去年,农产品特色电商精准扶贫项目带动300户贫困户920人人均增收500元。灵丘电商在参与扶贫攻坚的路上搞得风生水起,2017年被商务部评为电子商务进农村全国综合示范县。


聚焦精准巧使力

  全县24万人,其中20万农业人口,4万多是贫困人口,绝大部分贫困人口集中在山区。面对九分山水一分田的现状,如何让贫困户脱贫?该县的干部开动脑筋,聚焦精准,找准支点,撬动杠杆,独具特色的产业扶贫,像强大的劲风掀动扣在头上的贫困帽。
  “农特品牌”让土地生金。调整结构,促进农民增收,赵北乡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大胆创新,推出了庄稼地里“种”蚂蚱的项目。“一斤蚂蚱20块,一个棚一茬就能赚上千元。一年收两茬,收入比种玉米翻了十几倍。”白崖峪村的贫困户蚂蚱养殖户武六孩告诉记者。
  石家田乡,在北京农学院的技术指导下,与当地的多家苦荞加工企业协作,实施了“一茬双收”有机荞麦种植扶贫项目。创下了高寒土地一亩地年收入1400元的历史。
  “立足得天独厚的区位、生态、资源和有机农业优势,去年以来,各乡镇和贫困村结合实际,精心谋划,因村布局,大力推进产业扶贫项目,先后有76个项目落地实施,涉及全县12个乡镇161个行政村,辐射带动贫困户10925户、24289人。”县指挥中心的工作人员李源泉说。
  资产收益扶贫让贫困户成了股东。住的是二层楼,室内现代化的家具应有尽有,城里人集中供暖,村民们用的天然气供暖……“资源变股权,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收益有分红”实施资产收益扶贫,发展有机农业,让当年穷得叮响的山村,就地过上了城市生活。5月23日,2018中国扶贫国际论坛在北京举行。灵丘有机农业扶贫模式登上中国扶贫国际论坛。《山西省灵丘村级有机农业扶贫模式》作为典型案例在“中外减贫案例库及在线分享平台”上展示,灵丘以车河有机农业社区建设为例在论坛现场作交流发言,受到与会机构与嘉宾的一致好评。
  车河模式的成功,把资产收益扶贫推向了多点开花。按照“财政资金注入,折股量化到户,龙头企业经营,集体经济破零,农民保底分红,政企村农共赢”的总体思路,县政府选择效益和前景好的企业,注入财政扶贫资金,再将资金折股量化给自身脱贫难度大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公司承担盈亏风险,贫困户的股份负盈不负亏,每户每年保底收益不低于资本金的10%,盈余部分按照公司、贫困户、村集体5∶4∶1的比例进行分配。随即润生模式、佳农模式应运而生。2017年实施9个资产收益扶贫项目,带动2000多贫困户户均收益1000元。而润生生物的资产收益扶贫模式在今年被财政部确定为全国学习交流的典型案例。
  金融扶贫催生“信贷富民”。“政府贴息、企业担保、统贷统还、保底分红”的金融扶贫模式让贫困户受益匪浅。“工资,红利,种地,一年收入超过了3万多元,是以前4年的总收入,我家的穷帽终于摘掉了。”55岁的东河南镇王品村村民张先云眉头彻底舒展了。去年冬天,佳农牧业有限公司作担保,邮储银行为张先云发放5万元扶贫贷款,张先云作为股本注入佳农公司。佳农每年给他不少于3000元的收益分红。同时还吸纳他为员工,张先云上班之余也不误种地。
  截至目前,全县共有11家企业、16家专业合作社参与金融扶贫,贷款总计8365.66万元,1675户贫困户每年保底收益3000元。
  易地搬迁搬出了新生活。灵丘面积2732平方公里,版图面积位列全省第四,辖255个行政村,有180多个自然村。数量过百的自然村,基础设施落后,群众生产生活受到严重制约,易地搬迁成为该县脱贫攻坚战的重头戏。
  怎么搬?如何搬?乡镇拿建议,县里来论证。县政府要求:不管怎么搬迁,但始终必须坚守“搬得出,稳得住,能致富”的原则。
  在通往平型关大捷纪念馆的路上,该县东河南镇含水人家移民安置点已经成为灵丘的一道靓丽风景。
  “政府不仅为我们百姓规划‘房子’,更重要的是规划‘日子’。搬进新居后,我们吃旅游饭,入股搞养殖,做有机种植,不愁没钱赚!周边县区的书记县长带队还来参观学习我们村的易地搬迁呢!前段时间中央电视台“美丽中国乡村行”还在俺们村拍节目!”搬迁户陈焕乐呵呵地向记者讲述。
  采访中我们获悉,该县还坚持把易地搬迁与乡村振兴和平型关国家有机农业公园建设结合在一起,重点在靠路、靠水、靠田、靠景区的地方,规划建设安置点14个,对125个深度贫困自然村实施整体搬迁。采取市场运作方式,引进北京建工、金地矿业、梨园文旅等企业,参与古路河、边台等5个安置点建设,注入工商资本,植入先进文化,努力把今天的移民搬迁点打造成明日的乡村俱乐部。目前,已有1个安置点实现搬迁入住,其余13个主体工程全部完工,竣工率和投资率均达到80%以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


    
山西省扶贫开发办公室